我至今还不会开香槟

我至今还不会开香槟 | 大爱韩寒

在如此充满戏剧性的一站比赛中夺冠,的确令人相当兴奋。不过我更倾向于把胜利视为集体的功劳,尤其是王睿,没有他的‘掩护’,我很难拿到这个冠军。当然,也有不爽的一面,毕竟我没有看到黑白格子旗在眼前挥动。

但两点需要改进:一是我的驾驶技术还不稳定,往往练习赛表现出色,但到正赛时却总是驾驶过火。还有一点,便是我至今还不会开香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