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申明

韩寒的申明:

经查明,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我的《长安乱》,出现了严重的隐瞒印数问题.在这本书的出版过程中,本人与中国青年出版社签定出版合同,而中国青年出版社委托独立发行人夏娟发行此书.但本人在正规的新华书店和各个书城均发现伪造的及其像正版的盗版《长安乱》.现在市面上所有能看到的《长安乱》都系来自于独立发行人夏娟或者中国青年出版社私自伪造之盗版.而且已经有数月之久,数目至少数十万.而同样方式出版发行的《毒》和《韩寒五年文集》都存在问题.

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本人深感无奈.《长安乱》因有特殊的防伪标记,但依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骗过了作者本人,后来本人发现,在各大书店里销售早就已经是伪造的版本,而私自发行此书者居然连防伪标示都伪造了.真正的防伪标示的版本中的细丝是可以用针挑出的,而且上面有数字方格,细丝被随机排列在少数的数字上,通过电话可以查到每本书排列的位置。而假书的防伪标记上的细丝是印刷上去,不能挑出,每本细丝所在的位置都是一样的,几乎每个数字方格里都有细丝。除此以外,书本的印刷工艺几乎一样。

在上海,本人在上海书城,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上海各大新华书店里均发现了假书。本人不会追究书店责任,因为这些书店都是从正规渠道暨中国青年出版社委托发行商夏娟处进货。

在全国的其他省市的新华书店,本人发现本人看到的大部分都是假书,很多读者持有的从正规新华书店购买的很多也都是假书。但是发行商十分狡猾,在北京市场发行流通的都是第一次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印刷的正版。所以,本人无法在北京立案,如果在其他城市立案,因为中国青年出版社和发行商都在北京,所以很难进行调查后者采取措施。

在调查中,本人深感灰心。中国盗版很多,本人已经无所谓盗版,而本人发现的冒用“韩寒”名字出版的非本人所写的书的数目超过了六十本,是本人真正出版的图书的十倍,但这个也因为本人深感无法调查而放弃。现在连新华书店里卖的都不是正版,在很多地方可以买到本人图书的情况下,本人想自己买本送人都买不到一本正版,深感无奈。后来经过上海新闻出版单位的协助,查得上海可查到的正规发行商处进得的《长安乱》盗版将近一万本。虽然全国大部分城市都是假书,但法律是不可以推测的。依照本人的能力,实在是没有办法一个一个城市把所有的假书都买来作为证据。

上海得到的这个数目是没有办法追究造假者的刑事责任的。所以,在此,我只能申明我决定收回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长安乱》《毒》《韩寒五年文集》这三本书的版权,并要求中国青年出版社立即停止一切的发行和印刷。希望广大的读者不要购买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这三本书。这三本书将交由新的出版社发行,并且届时售价会有所降低。也希望广大的图书销售商将此三本书撤柜并退货。

我能说的是,作为作者,所得到的版税都是经出版社代扣了个人所得税后的,这是每个公民都应该做的,但希望有关部门也应该来保护作者的权益。这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案子,本人已经没有能力和权力去深入的调查取证了。本人最早发现假书已经早在半年前,本人也没有立即收回版权,以极其忍让和宁愿自己多蒙受巨大版税损失也要让事情真相大白的态度等待结果。但半年过去,市面上依然都是版权页印数以外的在正规渠道发售的盗版图书。而《毒》和《韩寒五年文集》因为没有防伪标记,更需要相关部门的检测。

在此,我希望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和帮助,这应该已经中国今年最大数额的图书出版案件,作为作者的力量实在微小,甚至不能立案追究造假者的刑事责任。蒙受的损失可以不计,但如此明目张胆的做案者不能不绳之于法。也希望我的读者可以知道真相,并告戒图书出版商和图书作者,和某些出版发行商的合作要谨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