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韩寒 - Part 22

重大好人好事

[2008-11-23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1 views]

昨天受到一个朋友的邮件,有些问题很有意思,我帮着回答一些

 

1:国际原油最高的价格到过接近150美元一桶,但是现在已经50美元了,按道理说应该要跌到三块多钱一升,为什么国内的油价还不降?

回答:估计是150的时候囤太多油了,结果没涨到250。

但是,我们可以理解为我们都在献爱心,这样会舒服很多,油价只要坚挺一天,政府就能多赚几十亿,油价坚挺几个月,汶川就建设好了。所以,没有捐款的朋友也不用内疚,你以为你能不捐款麽,在不知不觉中,你早就捐了。所以,大家就全当自己升华了吧。

 

2:为什么中石油和中石化都说他们旗下的很多炼油厂亏损了[......]

Read more

简单的很

[2008-11-21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2 views]

在几个月前我生日那天个参加了百事的多力多滋的一个活动,主办方送了我一台很好玩三轮摩托车,事隔几月在此感谢。对我来说,我更加喜欢两轮的性能街车,我自己的摩托车,包括K1200R,B-KING,1098S等都是这样的选择。我选择的机械上的性能,当然,这就是我个人对某摩托品牌没有感觉的原因,我不喜欢一堆人成天在我耳边说,虽然性能差,但这代表了一种文化。每个个体代表的都是一种文化,比如我就是一种文化,况且我成天玩的就是文化,好不容易骑上一个机车,还得玩文化,我实在接受不了。比如三轮摩托车在我的心里也没有文化可言,对我而言,它的乐趣就是——转某个弯的时候到哪种速度才会差一点点翻掉呢?

在此给上多力[......]

Read more

日记 [2008年11月11日]

[2008-11-12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1 views]

这些天在浙江的龙游亚太拉力赛,龙游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比赛的地方,赛道很艰苦。最后我的运气很好,好几次差点掉下去,但靠着对手的失误,得到了国家杯的冠军,很侥幸。

在龙游的几天很开心,回想去年,虽然也在这里得到了冠军,车队也拿到了年度冠军,但我依然清晰记得在最后的收车仪式时候,我对徐浪说,恭喜你获得了一号车。徐浪说,不是的,是志国。我说,任志国的车坏了,借助了外力出的赛道,所以成绩没有算。徐浪乱笑一通,那天还是他的生日11月11日。

比赛后我去了武义徐浪的墓地上,将奖杯给了他。之后去了杭州,继续去杭州的F2卡丁车馆,王睿开着一台G55已经在那里等候,我们换了个车开到了一公里外的车馆,车[......]

Read more

衣不如新,人还如旧

[2008-10-30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1 views]

在四川汶川刚地震的时候,我说,向有关部门捐款为零元,我的意思是不向红十字会捐款,因为那时候我就知道他们那里有很高的管理费(后来宣布不收取),但当时我没说明白管理费这事,怕被指责“关键时候不合时宜,影响群众的捐款热情”。后来,被断章取义为“捐款为零元”。当然,这就算了。

现在到了冬天,该捐衣被了,我有一些衣被,很多是别人送的,自己从来没有用过或者只用过一次,琢磨着捐了吧,但突然得知,不收用过的,要全新的。

这我就很奇怪了,首先,我深知政府部门想把大家捐款捐物的热情做成形象工程,来展示我们国民的高素质高觉悟高团结高收入,但我捧着一车九点九成新的衣被来,你说不收,让我去买新衣服捐给灾区人[......]

Read more

近日汇报

[2008-10-28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1 views]

这些天去了浙江的武义,那里是徐浪的老家,去过那里很多次,练车和泡……温泉。上次有记者问我,今年有什么事情对你影响最深远,然后自己帮我拟了一个答案,说是不是四川的汶川大地震啊?我说不是,是徐浪的去世。

相比起上次去的心情,这次开心了很多,因为徐浪的儿子在十月十五日诞生了,我去那里看望了徐浪的家人,他们的心情都好了很多,还有徐浪的妻子寸寸。小孩子名叫徐涛,是徐浪生前给他起的名字,虽然浪涛浪涛,一字之差,但在取名字方面,我觉得还是徐浪的爹比徐涛的爹有水平一点。徐浪听了不要不高兴啊,小孩子非常可爱。也要感谢马特先生和德国赛车手协会,你们提供的给优秀车手的孩子的补助金我已经交到了徐浪家人手中。[......]

Read more

人家明明是很单纯的麽~~~~

[2008-10-17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1 views]

从2006年我们的拉力赛到贵州比赛开始,就见过给车辆敬礼的小学生们,甚至还见过给车辆敬礼的成年人,我感觉自己开着一面国旗,到哪都有人敬礼,一开始我对此十分的不解。当然,我不会被感动,因为我觉得自己受不起,莫名其妙人家向你敬礼了,原因是因为我在一辆汽车里。对我而言,我对当地的发展没有做出任何的贡献,对贫苦的居民没有做出任何的帮助,你敬我什么呢。

然后我去其他地方比赛,冰冻三尺或者炎炎夏日的,当地政府为了欢迎来自全国各地的赛员,都会安排小学生的腰鼓队一直在那里助兴——

在此要先说说腰鼓队,这个是绝对应该取缔的一个邪恶组织,因为我上学那会儿规定一定要参加一个兴趣小组,万幸我有自己的兴趣,[......]

Read more

[2008-10-15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1 views]

我看到昨天的文章后有几个留言,很有意思

1:

开玩笑,你怎么什么都怪政府呢?有时你自己也应该想想啊,你就没有原因吗,我说就是你,其实政府和那些呗你骂的人都不想和你一般见识,和你用得着骂?你玩的起吗?

2:

韩寒,你错怪政府了,你低估了交通管理部门发挥罚款职能的能力,他们对卡车的超重问题毫不松懈,这你可以问问卡车司机因超载被罚款的频率和幅度,而问题是,卡车超载是不得已的事,养路费以及其他向国家交的费用太高,汽油价格又处于持高不降趋势,运输成本加大运输费用却未提高,车主所做的只能是心存侥幸地超下载,所以,他们也不容易,请不要埋怨他们,这个社会,难过的只是老百姓,政府打着为了人民[......]

Read more

记一件无能为力的事

[2008-10-15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1 views]

昨晚,我开摩托车经过上海市沈砖公路近沈砖公路的时候,突然发现地面上有异样,我急忙避让,发现真是大海茫茫的一片大石头啊,不得不避让到对方车道里。这些石块大小不一,散落了好几十米,谁压上去最好的结果就是爆胎和钢圈变形,稍微惨一点就是底盘部件受损,再惨一点就是车祸,最惨的当然是开摩托车没注意的。这时候我才明白,难怪政府要禁摩,原来是体谅人民,中国的道路实在凶险,暂时没有资格让摩托车驾驶。

很明显,这是那些拉土石的大车超载太严重后掉下来的,我非常费解政府为什么一直在环保上和私车以及摩托车过不去,但对卡车等宽容的很,我敢说,现代的轿车的排放已经是非常环保的了,我们买的汽车,符合政府对环保出台的最新[......]

Read more

不要上天津市政府的当

[2008-10-12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1 views]

中新社天津十月十一日电题:宅基地换房:天津模式欲破“三农问题”瓶颈

中新社记者 田齐

“你们村的地多少钱一亩?”“你们家能换多少平方米楼房?”天津近郊农民眼下最热衷的话题是“宅基地换房”。

所谓“宅基地换房”办法,即农民自愿以其宅基地,按照规定的置换标准,换取小城镇内的一套住宅,迁入小城镇居住。原村庄建设用地进行复耕,而节约下来的土地整合后再“招”、“拍”、“挂”出售,用土地收益弥补小城镇建设资金缺口。

从二00五年下半年开始,天津市围绕破解土地和资金双重约束的难题,在广泛征求农民意愿和大量调研基础上,推出以“宅基地换房”加快小城镇建设的办法,并在“十二镇五村”开展试点[......]

Read more

日记 [2008年10月08日]

[2008-10-08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1 views]

最近非常奔走。先是去了长白山,是我们全国汽车拉力赛的第三场。因为在上海有事情,到了那里已经错过了车手会。东北空气新鲜,地域宽阔。半夜打开电视,发现全世界范围都无法治愈的疾病在东北已经被全部攻克了。最后那场比赛得了国家杯的第三,我们这个组别的第二。然后就飞去了珠海。在珠海住在北师大的国际交流中心,我们赛事的模特都是那个学校的姑娘,都管那里叫“国交”,幸亏那里不叫国际信息交流中心。在珠海是场地赛,拿下了杆位以后正赛那一天发车前居然停车压线,可能是忘记了我们赛车的座位是几乎在普通车的后座位置的,看走了眼,被罚通过维修区。还好最后还是拿了第一名,没有辜负看台上远道而来看我比赛的朋友们。车队一个朋友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