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韩寒 - Part 8

你是谁,问这个干什么?

[2011-01-21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2 views]

记得去年的夏天,我去成都比赛,开车经过市政府大楼,当然,我并不知道这是市政府大楼,不过中国的政府大楼有一种你一眼就能认出来独特的气质,就像小姐站在街边你总能知道他是小姐一样。当时我和友人说,这楼现在拍卖给谁了?友人就说了一个字,屁。

想到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时候,成都政府宣布,新建成的政府大楼将拍卖,拍卖所得全部用于捐助灾区,这条新闻引起了人们很大关注和好感,我是一个很幼稚的人,我觉得这样的场合这样说的话,一般总是作数的。也许我是属于那种领导夹菜我转桌的人,当时我就想,我要是有个百亿规模的企业,就把这楼买下来,把总部放在那里,不光交通方便,最主要的是,再遇上地震,这楼一定不会塌。朋友说[......]

Read more

他人的生活

[2011-01-17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3 views]

昨天我看到一个视频,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M2NDY1NjE2.html,说一个17岁的小伙子买火车票,要站5000公里,六十多个小时回家过年。这是春运中最普通不过的人,在摄像机的辅助下,售票员表现的颇有耐心,小伙子也表示颇为理解,一幅和谐赴难的景象。有时候开车在街上,我常不敢看窗外,一方面实在辛酸,一方面虽然正当获利,但总觉得自己做错事,忐忑不安。

说起火车票,前几天陪一个朋友去买火车票,当时未到春运,半夜里售票大厅空空落落,很快就传来吵架声,我想,这几百平的大厅里总共就四五个人怎么还能吵起来。走进一看,原来是有两个挑着蛇皮袋的小伙子和两个老保[......]

Read more

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

[2011-01-03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2 views]

钱村长惨死已经超过一周,昨天是头七,一直沸沸扬扬,我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这个消息,也为乐清警方的“死者为什么死状奇特,这并无逻辑可言”而悲愤,但我迟迟不能下笔,因为我不确定真相。一周前我和几个朋友在上网,朋友说,真惨,温州那里有一个人被四个保安摁在地上,然后一个工程车就开上去把人碾死了。朋友的陈述用的是确认事实的语气,我当时并不知道此事来龙去脉,心不在焉接话道,干嘛还要雇四个保安把人摁在地上,参与的人太多了,太容易走漏风声了。直到回去以后才知道了事情的大概,所以虽然心存疑虑,但是我也偏向钱村长是被谋杀,或者其中必有妖孽,不过我依然无法下笔,因为我知道,这只是我需要的真相而已,这很可能并不是真相。[......]

Read more

后会有期

[2010-12-28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2 views]

各位朋友们,在此向大家证实,《独唱团》的确已经无限期的停止。本来想用精力有限等原因搪塞过去,但总觉得为了避免各种猜测,应该向大家有个交代,事实是由于我能力有限,《独唱团》的第二期乃至未来各期在均无法出版,所以特此宣布独唱团之团队解散。

文艺杂志《独唱团》于2009年年初决定开始运作,一开始是聚星天华文化公司处于市场考虑倡议开办,并投资500万元作为启动和筹备的资金,不过这笔钱分文未用全数退还。工作室开始构建《独唱团》的雏形。后来由于聚星天华公司被盛大文学所收购,所以《独唱团》的出版发行事宜自然就转到了盛大文学,盛大文学将其发行权交给了旗下的华文天下图书公司,在经过了将近一年超过十家出版社[......]

Read more

十一月大火的过程

[2010-11-16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2 views]


14点14分,浓烟升起,下面那些脚手架围起的部分将是灾难的开始,很多没看仔细的人都以为是建筑工地着火。

============================


14点18分,屋顶冒起了明火,但很快消失。

============================

 

 

之后的几分钟一度没有明火,只有黑烟。

============================

 

14点25分,忽然北侧脚手架和其材料开始过火,随着风势向西南方向蔓延

======================[......]

Read more

2010年,上海大火

[2010-11-16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3 views]

今天下午,我正好在胶州路大火旁边的静安工人体育馆拍摄一些东西,忽然间,两百米外冒起了烟,我从两栋楼组成的夹缝里一看,发现可能是一栋楼着火了,但那楼上满布着脚手架,我便说,没事,是建筑工地着火了。周围已经有朋友打了火警电话,我想这样闹市区大家都能见到的浓烟,就不重复报警了,凭心而论,在大量维稳经费的支持下,上海的治安和应急能力还算不错。

几分钟后,天空里开始飘来燃烧残骸,可以想见其实有明火,是在我事先可见的另外一侧,没多久屋顶就出现了一窜火苗,越来越多的人用来围观,我们停止了工作。我往前走出体育场,来到距离这栋楼50多米的地方,公安已经封锁了几条道路,很多消防车已经到了,我才发现这原来不是[......]

Read more

我们不会上当

[2010-11-03 | 韩寒博文, 韩寒被删博文 | 暂无评论 | 2 views]

《求是》杂志   赵强

苏联解体对于西方来说是一场胜利,但对于利害切身的俄罗斯人民则是一场空前的国家灾难。苏联演变和解体的原因很多,“新闻改革”、舆论失控在其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

新闻改革是戈尔巴乔夫推行的“民主化”、“公开性”的重要组成部分。令人扼腕的是,这种新闻改革走上了否定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背离社会主义新闻工作原则的邪路,最终导致舆论失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各类媒体逐步脱离党的领导。党性原则是社会主义新闻事业的根本原则。坚持党对新闻工作的领导,是党性原则的核心。但是,戈尔巴乔夫的新闻改革不仅没有坚持这一点,反而明令废止对文化宣传工作的“行政干涉”,致使从[......]

Read more

2010年10月08日

[2010-10-09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2 views]

“ ”

2010年09月22日

[2010-09-22 | 韩寒博文 | 1 条评论 | 3 views]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昨天上市了,由于上市没有举办公众活动,在此统一做一个说明。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本来就是《独唱团》里我的连载小说《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的全名,书早已经写好,因为《独唱团》下一期的出版时间还没有,再加上已经向出版公司聚石文华申请了拖延出版时间四个多月,按照合同不能再拖延了,所以只能放弃连载,单独出版。对此很抱歉。这本小说的平装版本是25元人民币,因为之前《独唱团》排版的太密集字太小,所以我特地吩咐了出版社排版稀一些。但我今天拿到样书,觉得应该再紧一些,在下一版里希望可以做出调整。

这本小说我们制作了一个限量版,只销售了100本。有个记者问过[......]

Read more

保住非法字符

[2010-09-13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2 views]

有朋友问我,钓鱼岛事件你怎么不发表一点意见,谴责一下日本。我说,虽然脚下一片自己的土地也没有,但对于领土的问题,我也是很在意的。最早的时候,我在一个论坛上看见这事,我义正言辞的写了一句,“保住钓鱼岛”,结果该论坛告诉我,我试图发表非法的内容,请修改。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把帖子改成了“保住尖阁列岛”,这才顺利合法的发表了。

这的确是一件大事,外交部都周末加班破例追加谴责。如果大家一切都好,生活如意,老婆孩子房子车子工作休息健康医疗一切都能保住,闲情雅致之下,民族情操之下,又不愿韬光养晦,当然可以追保钓鱼岛。但是如果你自己还有什么保不住的,先把自己的保住再说,不要操那么前卫的心。也许你会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