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韩寒 - Part 9

2010年09月03日

[2010-09-03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2 views]

这几天应该是独唱团第二辑上市的时间,由于最近台风登陆,所以还是有所延误,我们在为更好的质量和空间而努力,也为使他变成合法的月刊,而不是居无定所的绝唱团。在这个期间里,GQ杂志为我颁发了一个传媒人奖,这两年,无论是以往的《时尚先生》,还是创刊一年的GQ,都让时尚杂志的男刊不再难堪,很多其他媒体禁忌的名字,甚至出现在他们的名册里,其实这些都应该是一个传媒人应该去做的。什么是做一个传媒人,我深深的思考过,在我们国家,其实就是做一个传达一下领导意思的媒人,做的不好就送你一个传票,然后就挖煤,这就是传媒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其实是一个被传媒的人,今年,我成了一个所谓的传媒人。好在这个奖项是年度传媒人[......]

Read more

心里暖洋洋,后背凉飕飕

[2010-08-16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3 views]

文汇报8月12日报道如果不是学校领导在慰问时无意间询问他的家乡在哪里,或许没人知道,他有7位亲人在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难中失踪。世博会志愿者、上海电力学院大三学生杨耀词在父亲的鼓励下,默默坚守在中国馆9米平台。昨天,他在自己的志愿服务心得中写道,“亲人的生命也许已经逝去,但我会在上海为世博会尽一份力,我相信国家会救援我的家乡。”

上海电力学院的1161名大学生志愿者8月9日进驻世博园,开始为期两周的志愿服务工作,电力学院的志愿者自称为“电娃”,20岁的藏族小伙子杨耀词是“电娃”中的一员。

8月9日晚上6点多,结束了在世博园第一天的志愿服务,回到学校,杨耀词从电视新闻里看到了舟曲泥石流的消息,“我当[......]

Read more

2010年07月28日

[2010-07-28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2 views]

最近一个月没有更新,是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本人也正在赶新的小说,会在9月出版,前几天去香港书展,长望着维港,更觉得应该有好的作品奉献给大家,虽然他人无德无能,但我又何德何能,我深感忧虑,何以解愁,唯有作品。

在我没有更新的时间里,很多朋友帮我写了不少文章,有谈论我的祖国的,有谈论我的女人的,我很欣慰,文笔都不错,但再不错,这事还是不需要别人代劳了。我的祖国,依然那样,前些时间因为大旱还捐了西南一些井,井还没打,洪水了。看来真是一个什么都有时效性的年代。我的情事,它没有时效性。不过还是留在我的回忆录里罢了,读罢也许你们便知,其实这才是我写的小说。但那要求我必须自然老死,否则我哪知什么时候[......]

Read more

亚细亚的孤儿

[2010-06-24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2 views]

这个名字源自1945年来自台湾吴浊流先生的一部小说,当时台湾在日本统治下,小说描写的是当时的一个台湾知识分子在台湾被日本人欺负,在中国又被歧视的凄惨命运。后来这个名词被用于形容国民党第8军709团和第26军278团在中缅边境的故事,为此香港还拍摄过一部电影,罗大佑也为此写过一首歌,说是描写当时的中南半岛,也就是我们说的云南缅甸老挝那一块,当然,罗大佑写那样的歌词和那个时候台湾在国际上的尴尬位置也有关系,但现如今,上面所有的国家地区其实只能算是亚细亚的问题儿童,甚至有的还成为了亚细亚的好孩子,真正的亚细亚的孤儿——朝鲜。

上个星期我看了世界杯朝鲜对巴西的比赛,我一直对这场比赛非常期待,一方[......]

Read more

2010年06月12日

[2010-06-12 | 韩寒博文 | 1 条评论 | 2 views]

谢谢我的对手,你们让我学到很多,让我知道长路漫漫。关于类似的一切,我的看法从未改变。两年前我就已经说过一遍,雷同观点如今不想再多说了,说来说去都是一样,说多了就累了,在累之前我认输,否则就灰心了。你们胜利了,请随意。如果你是我的读者,我希望你们不要以任何名义去驱逐任何一种文化,更不要想教训和消灭它的受众群体,无论是文化还是政治都不能排他,也不能代替别人做出选择,哪怕它很傻,哪怕它不合你的口味,只要它不反人类。我曾经无意识的带领你们去往各个博客铲除异己,如今我欣喜的看到我们共同的进步,四年前的我一定带不走今天的你。热血一定要洒在它该洒的地方,否则它就叫鸡血。在此我也正式向现代诗歌以及现代诗人道歉[......]

Read more

莫名,我就仇恨你

[2010-06-11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3 views]

我最近经常在论坛里看到69圣战,当时我并不了解内容,很明显,我对69两个字的好感要大于圣战两个字,我挺害怕看见“圣战”两字的,就像我害怕看见“坚决打倒”“旗帜鲜明”等带有恐怖色彩的词汇一样,所有的这些词汇都代表着民间狂热煽动和失去理智,官方完全排他和铲除异己。这次69圣战的诱因是世博会期间,大批韩国艺人的粉丝聚集世博会会馆区域等待发送演唱会门票,因为人数众多,还和前来维持秩序的军警有所冲突,有觉得丢人的中国网友去这些韩国艺人的网站上指责他们,有个韩国艺人的中国粉丝又代表中国给他们的韩国偶像道歉,于是发生了69圣战,这好最后圣战其实只是网络上的一场大朋友欺负小朋友,但说实话,我为两方都觉得挺惭愧[......]

Read more

2010年06月10日 一些琐事

[2010-06-10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2 views]

一些琐事,《独唱团》终于在今天下厂印刷,20天以后和大家见面,暂以丛书的形式出版,两个月来一次,定价是16元,在没有接受广告和确保印刷品质的情况下,这个定价得益于一年半前就屯了三十万册的纸张,如今的纸张和印刷涨价了百分之二十左右,以后的价格也许会有小幅调整。在此期间,我和我的同仁就不接受媒体的采访了,上市也将不单独召开任何形式的发布会,主要是想降低大家对《独唱团》的期望,虽然作者们提供了非常优秀的文章,但它终究只是一本文艺读本,无论是从程序上还是从本质上,他都无法承载很多人对于改变现状,改善社会的期望。我们总说,这个社会需要常识,需要启蒙,但其实我认为,互联网十年,该启蒙的人已经被启蒙了,有常[......]

Read more

青春

[2010-05-28 | 韩寒博文 | 1 条评论 | 2 views]

我有一个朋友,毕业之前虽然也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但积极健康,毕业以后去找工作,好不容易才找到,给别人加工东西,一个月赚一千五百块,时常加班,加班有时候有工资,有时候没有工资,合起来一个月能赚两千。他家在二十公里外,买了一个电瓶车,每天早出晚归,刚刚结婚,买不起房子,好在农村当时盖了三层楼,他们把一层和二层都租给了外地来打工的人,每间两百多,一共租出去六间,一个月可以补贴一千五,这些外来打工的人往往一个家庭三个人住一间,每个人的收入是八百多,靠步行和骑车,在附近的工厂里上班,附近的工厂是比加工业污染更大的化工业,是当时我们镇招商引资过来的,大部分都倒闭了,没倒闭的略有盈余,但是如果一治理污染,可[......]

Read more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2 views]

最近两周忙于比赛,刚回来,一切很好。

在写新的小说,杂志也应该终有眉目。

我是一个怕冷的人,一直开着暖气,这几天发现要开冷气了,冷暖其实有常,就是太突然了。在南京的时候我尝试了游泳,但是依然只会潜泳,一换气就沉水里了,于是就成了一个永远抬不起头的人,不知道会游泳的朋友有什么建议。我一直想去参加铁人三项,长跑和骑车都是长项,但组委会不接受游泳的时候用救生圈,所以我一定要学会游泳。

另外,因为最近有一些文章被删除了,所以有一些产品和节目想到了用此来做广告,比如最近有某个电影,他们的宣传团队就想出了替我PS了一张博客截图,发新闻稿说是我写了一篇文章,爆料两个明星为了抢着上这部电影而自降片酬,并评论一番,最[......]

Read more

那些洗不干净的葱们

[2010-05-15 | 韩寒博文 | 暂无评论 | 2 views]

最近,福建有了高教十条。其中最让人瞩目的是第二条——在教育教学工作中散布违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党的基本理论、国家法律法规等错误言论,对学生确立正确理想信念和政治信仰造成不良影响的,实行“一票否决”,违者将被解聘。

让人宽慰的是,看到上文,我本以为要实行“一枪枪毙”,但这仅仅是“一票否决”,比毛泽东那会儿进步多了。至于一票什么样的人能投出这一票,我并不关心,我关心的是这个方针政策和基本理论实在很难把握,当权者在要求我们统一思想的时候,自己经常统一不了思想,在我幼小的记忆中,我隐约记得我的高中课本里讲到三权分立,政治课本和政治老师都说,三权分立是个好东西,但最近我一直看到官方的文章和讲话,说[......]

Read more